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璋

搞不明白

 
 
 

日志

 
 

【艾撒架空】亡灵骑士(24)  

2009-11-02 00:17:00|  分类: 本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珀夫人和德·罗斯梅尔大师不能继续教导女王了?”

“没那回事。”

“那为什么?”

“这是家庭教师的选择要求。”

亡灵骑士接到一张羊皮纸。“要通晓大陆上的各种风俗和语言,要掌握大陆各国的势力影响……荒原女王需要这些?”

“必须确保公主可以应付各种突发情况。”

“我知道了。可是这种人能忍受荒原的环境吗?”

“你只需要把亡灵送来。”

荒原女王的臣民们就“聘请”家庭教师的任务达成一致,亡灵骑士一边把“任务物品”收回口袋,一边叫住正准备“原路”返回荒原的女官:“潘多拉小姐,还有一件事要向您请教。”

“说。”

“关于那个护身符的用法,我有些记不清了。”

潘多拉小姐的大眼睛里放出鄙视的光,“我就知道骑士都没脑子,你想用到哪些功能全部交待清楚,我的时间很宝贵。”

“只有两个问题,不会打扰您太多时间。”

——————————————————

古拉杜女爵士的成年舞会在宾主尽欢的氛围中拉上帷幕,大约凌晨一点,客人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舞会。只有十三岁的少女强打精神送走最后一名客人——热情的朱利安王子,偷偷打了个哈欠。

“今天辛苦了,快回去睡觉吧。”

女爵士吃了一惊。

失踪许久的少年亡灵骑士从墙角阴影里探出半个上身,脸上带着微笑,“晚上好,纱织小姐。”

“晚上好,艾俄洛斯,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

女爵士注意到骑士的衣着,“你回荒原是去换衣服的?”

我什么时候回荒原了?亡灵骑士摇头,“这身衣服是从别处拿的。”他没有拆穿某人的谎言。

“这样……”趁左右没人注意,女爵士钻进墙角叉起腰抬起下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还欠我一个解释,艾俄洛斯。”

“遵命小姐。”

亡灵骑士一鞠躬,接着从脚下拎起一团毛绒绒的东西。

清那是只绿眼金褐色短毛猫。

“这不就是你……”古拉杜女爵士突然领悟了什么,“你分裂了?那么你白天不会变猫了?”

这真是合情合理的想象,亡灵骑士认为自己还是不要卖关子的好。

“……我保证这既不是我,也不是我的分裂物。你看。”

外形扭曲特异的巫妖大帝再次崭露头角,女爵士不禁惊呼。

“纱织小姐?您在那里干什么?”

“我想呼吸会儿新鲜空气,马上就进屋。”

“注意不要着凉。”

“谢谢你嬷嬷,晚安。”打完招呼女爵士继续盘问自己的骑士,“那天吞下我的就是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正要说。”

于是亡灵骑士把他曾经对萨伦海森大公讲过的故事又重新复述了一遍。

听完这个故事,古拉杜女爵士长出一口气,“我就知道艾俄洛斯是好人,现在我放心了。”

“您的信任是我的荣幸,小姐。”少年亡灵骑士笑着提醒,“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吧?”

“是的,晚安艾俄洛斯。”

“晚安小姐。”

少女提着那条闪闪发亮的裙子小跑回屋里,屋外的亡灵骑士抬头望天。白月和黑月在云层后面隐隐约约,预示着天亮后将会迎来一个坏天气。

——————————————————

萨伦海森侯爵在圣都的宅邸布局和克里纳城的一模一样,自鸣钟敲过两下,亡灵骑士出现在主卧室门口。

很好,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在雕花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门缝下没有透出光线,但是门里传出来的声音虽然微弱却很清醒,“谁?”

“是我。”

里面的声音立刻冷硬起来,“我睡着了,别来烦我。”

在没人能看见的房门外,少年无辜地撇起嘴。下一刻,走廊上只剩几件衣物飘落地面。

……

被窝里突然多出一个温热的物体,萨伦海森侯爵反射性拔出枕边长剑。

“别紧张。撒加。”

熟悉的声音让侯爵一颤,长剑架上对方脖子。

“到底是谁?!”

“真的是我,艾俄洛斯。”

黑漆漆的房间里,不速之客一动不动。萨伦海森侯爵维持举剑的姿势,又用空出来的手擦亮晶石。

剑下那张欠揍的脸除了某个亡灵骑士还能有谁?

“我说过今天晚上不想见到你。”

“那是你昨晚说的,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亡灵骑士推开长剑,翻到萨伦海森侯爵身上,双手撑在枕头两侧讨好地笑着。“我是来赔罪的,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侯爵冷着脸推他,不动,再推一下,“你怎么会有体温?”

“优秀员工的小福利,解释起来太麻烦了。”

刚擦亮的晶石光再度熄灭,房间又黑了。

“你以为在你说过那种话之后来这一套讨好我?!”

“我可是很有诚意地做好所有准备才来的,不喜欢吗?”

“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宝贝,这个状态的时间有限,等我们有空再给你解释。”

“混蛋!艾俄……”

——————————————————

清晨五点左右,萨伦海森侯爵家的仆佣们正式上工。负责打扫走廊的侍女向管家报告说她在主卧室外捡到一套男人的衣服,确认过那是侯爵最新订做还没来得及穿上的礼服后,管家先生吩咐侍女将那堆变得皱巴巴的布料送去清洗。

早上七点半,管家准时敲开萨伦海森侯爵的房门。侯爵半裸胸膛披散一头蓝发,抱起枕头边的猫咪去享受晨浴,留下弥漫着特殊气味的房间。面临此情此景,具有深厚职业素质的管家先生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直接命令侍女打开窗户通风并将所有床上用品送去清洗。

上午九点,用完早餐萨伦海森侯爵和古拉杜女爵士穿戴好外出服装,正要登上返回克里纳城的马车时,管家先生接待了一群身着黑色制服的特殊访客。

“萨伦海森侯爵,古拉杜女爵士,有人向拉达曼提斯大法官控告你们悔婚,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

这群特殊访客名为法警。

古拉杜女爵士和萨伦海森侯爵怀里的绿眼金褐色短毛猫面面相觑。

——TBC——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