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璋

搞不明白

 
 
 

日志

 
 

【合作罪案剧】The Legend of Enternal Evil  

2009-10-22 20:12:39|  分类: 拜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剧中文名:阿斯普洛斯——永恒的邪恶

Criminal Minds Side:宅也無聊 第一季 第一集

主要角色介绍:

【阿斯普洛斯】拥有合法执照的知名心理医生,其爱好是探查病人隐私,寻找到其中符合人格缺陷的适合体做实验。本人不进行犯罪活动,善于利用心理暗示鼓动他人作案。阿斯普洛斯在心理学界已是恶名昭彰,但由于医术高明仍有不少人找他做治疗。许多知名连环杀手都是阿斯的病人。

【德弗特洛斯】阿斯普洛斯胞弟,两年前被姐姐陷害入狱,被判处无期徒刑。他的主治医生阿释密达主张德弗作案时处于精神异常状态,但苦于没有证据,只允许在重新评定精神等级后将德弗替换至特殊房。

【撒加】FBI行为分析组成员,曾经无法通过精神健康考评停职一年,后在组长要求下重新复职。曾经是阿斯特洛斯的病人,虽然只通过了初次会谈,姐姐了解到其存在家族精神病史和人格障碍倾向。

【艾俄洛斯】CSI纽约调查组组长,因为案件集中发生在纽约地区周边,所以和撒加工作上交集非常多。两人工作关系是对头,私下关系是情侣。

--------------

Crime Scene Ivestigation Side:北宫嬛 【目前进展】第一季 第一集

Part 1.5

“多管闲事的FBI。”
纽约警察局CSI负责人关掉手机快步走出办公室。
“米罗呢?”
“在法医解剖室。”
“沙加?”
“正在讯问犯罪嫌疑人。”
“迪斯马斯克从现场回来之后叫他们立刻来见我。”
“是,头儿。”
“毛发检验结果出来了吗?”
“我刚想说。那不是毛发,是人造纤维……看,我对比了所有的毛绒玩具,有一款和它吻合。”
“DG公司的玩具熊,被害人家里没找到玩具,也许凶手带走了。”
“有什么事,头儿?”
“又死了几个让你着急催我回来?”
“迪斯马斯克,你要是变成连环杀手我马上把你绳之以法。”
“别逗了小朋友,管好你自己别当上变态杀人魔。”
“我哪里比得上……嗨沙加大王,你把那可怜的嫌疑人怎么样了?”
“毫发无损,佛祖教导我们慈悲为怀。”
“呕……”
“嗯哼。”
忙着互相挖苦嘲讽的三名CSI调查员静下来,一致看向负责人。
“局长电话通知,FBI又掺和进来了,还是行为分析组。”负责人摊手,“别让他们碰我们的东西,罪案调查是门科学。”
“不用你教,我肯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再让那帮神棍搅黄案子我就把自己的脸挂到墙上。”
“这案子不归我管。”沙加大王甩开金发,“但愿艾俄洛斯你别又被美人计抓住。”
“哈!我的上司可不是FBI探员。”

沙加越过黄线进入犯罪现场,木结构房屋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腐臭,正对大路的窗户开了个大口子,下面一地碎玻璃。
“邻居家的孩子早晨把球踢进来了,他们敲了一会儿门没人应,于是翻窗进来找球,就发现了尸体。”警官说。
尸体斜躺在床上,头歪向靠墙的一侧。
“孩子们说想叫醒她,推了一下发现已经烂了。”
“尸体在哪里?”法医提着箱子站在门口。
“卡妙医生。”警察打招呼。
金发调查员把头朝床的方向一歪,示意法医过去检查。
“白种女性,年龄大概三十岁……沙加,你看。”法医指着死者眼睛上的胶带和身上的伤口。
“死亡时间?”
“大概两周前。”
调查员拨通手机:“艾俄洛斯,又一个胶带杀手受害者,死亡时间大概在两周前。”
“好的,我马上过去。”
“头儿,FBI行为分析组的人就快到了。”
“别放他们进来,就说负责人不在。”
“……”

“叮咚——”
一名三十多岁的妇女打开门。
“你好,夫人,我是纽约警察,今天早上是您报案吗?”
“该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中年妇女有些紧张。
“很抱歉打扰,我想给您的孩子做个采样,可以吗?”
“我的孩子已经被吓坏了,请不要再来打扰他们。”
“没关系的夫人,这对孩子们没坏处。”
“阿斯普洛斯医生……”
从起居室走出一个白种男人,身高六英尺以上,长发和眼睛均为蓝色,面带微笑。来访者觉得他有点眼熟,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好,我是阿斯普洛斯。”对方递给艾俄洛斯一张名片。
“心理医生?”
“是的,”阿斯普洛斯医生微笑,“夫人担心早上的事给孩子们留下阴影。”
“你好,医生,我是艾俄洛斯。”
他们互相握手,纽约警察局CSI负责人发现阿斯普洛斯医生的手保养得非常好。
两个孩子从心理医生背后探出头。
“你们好,孩子们。”艾俄洛斯露出从顶头上司那里学来的诱拐儿童专用笑容。
“你好,先生。”
“我想给你们剪指甲,可以吗?我保证不疼。”
心理医生对犹豫不决的女主人点头。
“另外还需要今天早上孩子们穿过的衣服。”
“这没问题。”

福特野马从孩子们的家门口驶过,停在案发现场的黄线外面,蓝发男人和紫发男人走下车。
“FBI探员,现在要进入犯罪现场。”
“慢着,撒加探员,穆探员,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艾俄洛斯拦住两个探员。
“CSI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你在这里,艾俄洛斯调查员。”蓝发男人冲在场警察们露齿微笑,看起来就像天使一样。
原来如此。
“撒加探员,我强调过很多次了,请不要对我的部下出手。”
“因为你总是拒绝合作,艾俄洛斯调查员,我总不能放任你们暴力破坏重要的犯罪现场。”
“怎么做才不叫破坏呢?放任证据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消失直到一群神棍前来指手画脚?”
“你对行为分析总是存在非理性的偏见,艾俄洛斯调查员。”
“什么时候法律承认你们的分析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再来讨论那是偏见还是合理判断吧。”
趁撒加和艾俄洛斯争锋相对,穆绕过这两个人就要进去。
“马上离开,这里是我的犯罪现场。”
沙加拦住穆,傲慢地抬高下巴,“如果你们执意闯入,我将以纽约警察的身份逮捕你们。”

Part 2.5

“死亡时间大约十二天,死亡原因是窒息,只有胸前这一刀是致命伤,其他都是死后留下的。”
“比最近发现的几起连环杀人案受害者都早。”沙加翻开验尸记录。
“注意这里,凶手割掉了她的舌头,然后强迫她吞下,舌头卡住气管导致窒息,胶带也是死后贴上去的。你们的其他受害者都是生前被贴上胶带,最后死于锐器导致的失血过多。”
“同一个凶手?还是单纯巧合?”
“这是你们的事,我只负责验尸。”卡妙医生关掉X光投影仪。
“两位有什么新发现?”米罗进入法医解剖室给另一具尸体拍照。
“一些不同点。”
“真不错,但愿这位躺在沙加大王床上的女士能成为突破点。”拍完照米罗迅速闪人。
沙加放下照相机,“刚好我要找米罗。”
“他开玩笑的,你不用认真。”医生说。
“拷贝连环杀人案的资料而已,你不用那么慌张。”

Part 4.5

“该死!放我出去!”
“纽约警察局的设备那么容易被踢坏吗?”撒加好心建议,“用枪打烂门锁怎么样?”
“然后警报器会响,希绪弗斯也会杀了我……”艾俄洛斯蹲到地上蹂躏自己的卷发,“这回希绪弗斯真的会杀了我。”
“你可以跳槽。”
“到FBI?我讨厌那个地方。”
“艾俄洛斯,你这样说我会生气的。”
“我现在已经很生气了,撒加,为什么你们不能去管别人的案子呢?”
“你舍得那么长时间见不到我?”
“……算了。”艾俄洛斯站起来。
“想通了?”
“是啊,反正最后都会被希绪弗斯杀掉,不如现在先要点甜头。”

Part 5

“……唔……嗯……”
“!”撒加推开对方,“你在干什么?!”
“找到了,”艾俄洛斯提起一串金属件,“我就知道你把工具藏在腰带上,不过我还是要说,这样太危险了。”
“混蛋。”
艾俄洛斯把其中一根金属针插进钥匙孔转了两下,锁开了。“算账的话下班以后再说宝贝儿。”他在撒加唇边飞快落下一吻。
“这么早就出来了?”史昂朝CSI组长打招呼。
“工作场合我从不让步。”
“那可真遗憾,你来晚了,警官们都去找犯人了。”
“可别说是我的命令。”
阿布罗迪插嘴:“CSI当然没有那种权限,是修罗警官。”
“是我。”高大严肃的警官上前。
“又是修罗……你很想跳槽到FBI去吗?”
“你从没赢过分析组,我没必要考虑其他可能性。”修罗警官理所当然地说。
“干得真出色……你好,艾俄洛斯。”CSI组长接起手机。
纽约警察局长饱含“善意”的声音从里面传过来:“早告诉你离行为分析组的那个探员远点。”
“我只是个CSI,让他们来的是您,希绪弗斯局长。”
“你不是号称仁智勇兼备吗?”局长的语气一变,“这回干砸了我就……”
“这回干砸您就会让我滚回痕迹实验室再也不许出外勤,我听过很多次了局长。”
史昂抓过手机,“希绪弗斯,是我。”
“咳咳……”手机那头的局长好像呛住了。
“再暗中授意你的下属阻挠我的探员办案,我就把艾尔熙德的行动手机和家庭电话号码都告诉幻塔索斯,完毕。”他挂掉手机丢给CSI组长。
手机刚回到艾俄洛斯手里就再次响起。
“头儿,他们找到犯罪嫌疑人了!对方现在挟持了一名女性,情绪非常激动。”
“请解释一下是什么样的·真·凭·实·据·让你们这么快锁定嫌疑人。”艾俄洛斯关掉手机,眼睛恶狠狠地扫过在场所有FBI探员。
“先上车再说。撒加,给艾俄洛斯调查员介绍一下这次侧写。”

Part 5.5

“老实,胆怯,兢兢业业,社交障碍,寻求安全感?”
“凶手的行为已经表明了这一点。”
“又是这套把戏,上一个被你们侧写的对象刚刚因为证据不足无罪开释。”
“证据不足是因为CSI调查能力低下,行为分析组的侧写没有出错。”
“没有出错?那怎么解释最后一个受害者?”
车上的FBI探员们彼此交换眼神。
“看来你们还没看完所有档案。”艾俄洛斯一边冷笑一边拨通手机,“沙加,和探员们介绍一下我们最新也是最早的一位被害人。”

Part 7.5

“搜查那家伙的住处找到了玩具以及胶带,和犯罪现场发现的相吻合。”迪斯马斯克把一叠资料扔到艾俄洛斯桌上。
“根据调查,凶手从小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母亲管教极为严厉。”米罗合上笔记本。
“割舌的工具呢?”
“没有,哪里都没有。”沙加走进办公室,“需要进一步检查,那个被打死的倒霉蛋把犯罪现场打扫得太干净了。”
米罗和迪斯马斯克一顿交头接耳。
艾俄洛斯笑着放下资料,“哪儿都有一大堆破不了的案子,放松些不用太拼命,今晚我请你们吃饭。”
“头儿你不用约会了?”米罗吹着口哨问。
“暂时不用,我想那边今晚也要庆祝压过我们一头。”

-----------------------------

下集预告:
“我觉得这位阿斯普洛斯医生长得和撒加探员有点像。”
“听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
“……我一直想知道像你这种人脸识别障碍患者是怎么当上CSI组长的。”
“因为我善于解构记忆他人特征,迪斯马斯克。”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