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璋

搞不明白

 
 
 

日志

 
 

【艾撒架空】亡灵骑士(22)  

2009-10-30 00:20:00|  分类: 本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眼金褐色短毛猫从城堡顶层的窗口跳下地板。

日前刚刚修葺完毕的玫瑰城堡内部弥漫着木料和漆料的气味,这让嗅觉敏锐的小动物很不适应,鼻子旁边两排胡须颤动,一个喷嚏就形成了。

“很难闻吧。一周来萨莎公主被搅得不得安宁,你们打算如何赔偿?”希绪弗斯骑士在夕阳斜射进来的光芒中晃着一脑袋金发,语气措辞特别“含蓄”。

猫咪无辜地眨巴眼睛。

骑士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嗷呜!”

短毛猫往后跃上窗台上,绿眼睛睁得像一对铜铃,四肢发力背脊紧绷,耳朵胡须直挺挺上扬。

希绪弗斯就站在它刚才所处的位置旁边,冲窗台上的猫勾起嘴角。“作为赔偿,把你彻底变成猫送给萨莎公主做宠物怎么样?”

猫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吼叫。

“拖延时间?就算你变成人形也没用。”

“请不要再开玩笑了,希绪弗斯。”

伴随少女清脆甜美的嗓音,描绘着美丽花纹的壁纸以及各种家具器物就像花朵开放般瞬间堆满空旷的房间,装修活动留下的异味也被清幽的花香所取代。

“你好,猫先生,欢迎你来到我的城堡。”和纱织小姐容貌相近的小公主提起长裙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

“萨莎公主……”

“既然对方已经信守承诺修好了城堡,可以把东西还给猫先生吗,希绪弗斯?”小公主细声细气地问。

“好吧,既然是萨莎公主的要求。”

骑士拿出羊皮纸和银白色吊牌,萨莎公主顺手拿过这两样东西,又用一根丝带串起吊牌举到窗前。

窗台上的猫咪警惕地向后缩。

“小心!”那窗台很窄,后面就是高空。

“我们没有恶意,请让我帮你把坠子挂上好吗,猫先生?”

猫咪晃了晃胡须,突然向小公主猛扑过来。

“啊!”

“公主!”

那只动物没有像玫瑰城堡的居住者们所预料的那样袭击少女,它从公主手边斜擦而过叼走羊皮纸和吊牌,然后毫不犹豫地跳出窗外。

“猫先生?!”

小公主赶到窗边朝外探出上半身,看见一只嘴里叼着东西的猫在窗口正下方层层叠叠的玫瑰花丛中飞速闪躲穿梭才松了一口气。

“这狡猾的家伙。萨莎公主您没事吧?”

“没事。”萨莎公主垮着小脸,“本来我还想问猫先生可不可以请纱织来做客的。”

“如果是这样您不必担心。”

小公主将充满信赖的眼神投向自己的骑士。

“萨伦海森家族和纱织小姐一定有关联,您什么时候觉得寂寞可以派个人去请那位小姐。”

“真的吗?那么今晚可以吗?”

——————————————————

“猫先生”一路逃出带刺植物丛林,像一团金褐色的闪电般窜进玫瑰城堡外等候已久的蓝发骑士怀里。

“看来一切都还顺利。”蓝发的萨伦海森侯爵单手抱起猫咪,注意到猫嘴叼住的吊牌上的丝带。

时间一分一毫都不差,夕阳最后那点光团彻底消失在山林里,就像一滴水渗入未干的油画,金褐色的猫影逐渐淡化变得模糊不清,慢慢的,人类男性的四肢和躯干从金褐色的影子里透出来。

人的身体比猫沉得多,久违的亡灵骑士少年还叼着羊皮纸和吊牌,冲被自己压倒的侯爵露出一个龇牙咧嘴式的笑容。

“艾俄洛斯,你好重。”

“其实你比现在的我还重吧,撒加。”绿眼睛少年把羊皮纸装进口袋,又拔掉丝线把吊牌装回颈链,直到完成整套动作时他还趴在侯爵身上。

他的皮肤是健康自然的小麦色,笑容明快爽朗,嗓音洪亮干脆。

萨伦海森侯爵突然从下方紧紧拥住那具冰凉的身体。

“变成这副样子也好意思夸耀吗?”

“这样好吗?再不放手就赶不上纱织的舞会了。”

“是你先起的头。”

过了一会儿他们才分开。

侯爵一边拍打刚才沾上的泥灰,一边看亡灵骑士把颈链和吊牌翻回衬衣里面。

“这是什么?”他问。

少年无辜地眨巴眼睛。

“别装傻,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侯爵气鼓鼓地瞪他。

“还是撒加你的反应比较可爱。”

“……你在玫瑰城堡里遇到什么了?”

“没什么,一个古怪的大叔,我已经把他甩掉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的心还很年轻。”

“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就长话短说。这东西可以把死者的躯体保持在最理想的时间状态以免看上去太过吓人。”

“真的快来不及了,还有一场舞会正等待你去主持。”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选择十四岁?”

“撒加……”

“……是因为那之后发生的事让你失望……”

“和那些无关,单纯是为了方便。”亡灵骑士打断他。

“我不信。”

“是真的。”

亡灵骑士叹着气把才装进口袋里的羊皮纸拿出来。“你听过这上面的内容吧?”

感谢英勇无畏的骑士,希尔德拉娜·罗榭。玫瑰城堡里的人是这么说的。萨伦海森侯爵点头。

“上上代的希尔德拉娜女王很喜欢孩子,由于荒原女王无法活着生下自己的后代,女王特地收养了几个小孩子亡灵。谁知道那些孩子有多无法无天,他们居然把植物亡灵变成噬魂花差点被吞掉……我救了他们,所以这是来自孩子家长的谢礼。”

“很危险吗?”

“还可以吧。”少年笑笑,“王室女官长安珀夫人希望我能帮女王看管孩子,她建议我选择一个比较适合带孩子的年龄。”提到这个所谓的“建议”,他至今还后脑勺发麻。

“现在我的故事讲完了,可以启程了吧?”

侯爵把脸一板。

“你不用催来催去,我才是纱织的舅舅。”

——————————————————

身着华服的小淑女在穿衣镜前转了一圈。

“非常完美,古拉杜女爵士,过了今晚您一定会成为整个社交界瞩目的明星。”裁缝搓着手说。

“可是我觉得很不习惯,以前没穿过这样的。”

“这是圣都现在最流行的款式,我保证您会喜欢。”

“是吗?”古拉杜女爵士担忧注视着缀满珍珠宝石的超大裙摆,圣都贵族女性的穿衣品味和她之前居住过的地方实在差得太远。

如果这也代表撒加舅舅的品位,那就太可怕了。

“撒加舅舅还没到吗?”

古拉杜女爵士目前所处的位置是萨伦海森侯爵位于圣都的豪宅,她的初次舞会也将在这里举行。一切都已经齐备,负责主持舞会的侯爵大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现?

“请不用焦虑,大人一定会准时到达。”侯爵派来服侍女爵士的女管事说。

这种自信的姿态真让人钦佩。

一名侍女匆忙进入房间,在女管事耳边快速说了些什么。

“太好了纱织小姐,”女管事打发走侍女才对古拉杜女爵士汇报耳语内容,“侯爵已经到了。”

同样穿戴一新的萨伦海森侯爵出现在房间外,礼貌性地敲了敲敞开的门。

“晚上好,撒加舅舅。”

“晚上好,纱织,你今晚非常出色。”

作为珍珠宝石架子的出色?女爵士在心里问。

年轻俊美的侯爵大人微笑着,向变成“珍珠宝石架子”的外甥女伸出胳膊。

“现在到你上场了,美丽的小姐,今晚要让圣都所有的年轻人都大吃一惊。”

——TBC——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