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璋

搞不明白

 
 
 

日志

 
 

【SS艾撒】密室逃脱(2010年艾俄洛斯生日贺)  

2010-11-30 16:29:07|  分类: 本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以说,这里到底是哪里?”

  仁智勇兼备的射手座黄金圣斗士环顾四周之后,囧囧有神地问自己。

  到处都是黑咕隆咚的,射手座摸索着找到墙上的按钮,打开顶灯开关。

  这是一间干净整洁的书房,之所以如此判断,是因为整个房间里只有一桌一椅和一个书橱。可惜书橱里的书也不知是从来就没存在过还是被搬走了,透过玻璃橱窗只能看见里面空空荡荡的木头格子——没有灰尘,可见有人打扫过。

  射手座走到书房的门前,握住门把手轻轻扭动。

  门开了。

  门外依旧是一片黑暗。

  再次摸索着找到开关,开灯,射手座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空旷的走廊上,书房在他的左手边。

  右手边是一间卧室,卧室的门开着,从外面可以看见里面的两张床,一大一小,床上没有任何被褥,暴露着空空荡荡的床板。

  回头看,一左一右两扇关闭的房门,射手座用手按了一下,房门发出被锁住的咯吱声。

  转身往前走,是一处洗手间,白瓷抽水马桶和浴缸,没有安装水龙头,在洗手池和墙上接着两根铁皮管子。射手座走进去,掰开大概是水闸的金属把手,一些发红的锈水从两根铁皮管子里流出来。

  于是他关上水闸。

  洗手间正对着一扇巨大的木制屏风的背面,屏风则正对着向下的楼梯。射手座走下楼梯,又一次摸上楼梯下墙边的按钮,按下。

  这一次被点亮的是楼梯上方的灯。眨了眨已经适应黑暗的双眼,凭借这一点楼梯灯的光亮,射手座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空旷的客厅的一角,客厅正中央的桌椅摆放整齐而冰冷,两侧的壁炉没有任何火光,和楼梯处在同一方向的墙面上同样有两扇关着的门。

  那是厨房和起居室。

  无须特意确认。

  艾俄洛斯想起来了。

  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久得连他自己也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每天睁开眼睛发现身边大床上的人不见了,于是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下楼,都会听到愉快的歌声,闻到橄榄和山羊肉的香味。厨房里有位忙碌着的女人,听到喊“妈妈”的声音时会挺着好大的肚子回眸微笑。这时从起居室里走出一位男人,把刚起床的男孩一把抱起,用满是胡渣的下巴扎着他稚嫩的皮肤,并且大声说笑。

  各种杂乱的声音在艾俄洛斯大脑里嗡嗡作响,他下意识地走到桌前,拉开左数第二张椅子,稀里糊涂地坐下。

  那些歌声和笑声变得更吵闹了。

  好像忘记了一些事。

  忘记了……

  是什么呢?

  就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一样,艾俄洛斯觉得他不久以前还是记得的,可是现在却全都忘光了。

  应该是刚刚睡醒,可是他却觉得很累,心和脑都累,就像刚跑完一场长达十三年的漫长征程终于冲刺到了终点,那种如释重负和怅然若失。

  就像什么都做完了,什么都不需要做,什么都不想做。

  在楼梯处发出的昏沉灯光里,他眯起眼睛,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

  “笃。”

  艾俄洛斯的眼皮一跳。

  “笃。”

  又是一声,这一声清晰可闻。

  艾俄洛斯从椅子上惊起。

  好像是有人在敲门,也许是隔壁那位邻居大妈,也许是每天来送牛奶的哥哥。

  四岁男孩艾尔跳下座椅,这时候他猛然发现,通往外界的所有门窗全部都不见了,他的家变成一座空冷寂静而且完全密封的黑箱子。

  没有食物的香味。

  没有愉快的歌声。

  没有男人和女人。

  什么都没有。

  只有冷冰冰的家具,紧锁的房门,洗手间里发红的水,以及被独自一人关在箱子里的男孩。

  男孩退回座椅,不知所措着将手脚蜷缩成一团。他觉得他应该习惯这一切,事实上他应该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否则也无法度过这十三年。

  “笃笃。”

  敲门声不依不饶地想起。

  明明没有门也没有窗,到底是在哪里敲门。

  四岁男孩蜷缩手脚抱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他放开那些可怜的肢体,再一次从座椅上下来。

  一定有门的,否则不会有人敲门。

  也许就在那些被锁上的房间里?

  男孩艾尔从楼梯底下的黑影里找到一口工具箱,抖开,掉下来的东西里有一把榔头,一把锤子,一把扳手,六七把螺丝起子、一大堆零零碎碎的长钉短钉螺丝螺帽,以及一串黄铜钥匙。

  他把钥匙串拿来起来,试过一把钥匙又一把钥匙,打开楼上楼下四间紧锁的房门。

  哪里也找不到朝外的门和窗户,哪里也找不到敲门的人。那敲门的声音却还是想着,仿佛有极大的耐心非要把箱子敲开不可。

  男孩扁扁嘴,心里有些小委屈。就算是当训练生被关禁闭也没有像这样过,那时候撒加总是偷偷摸摸来看他,给他塞一些小零食,陪他打发寂寞。

  会不会是撒加在敲门?

  有些窃喜,随即就被自己打散了。

  撒加不会来了,发生过这样那样的事,他们已经没办法再做朋友了。两个人再碰面,不管是他还是撒加都会觉得别扭,反正以后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再见面了。

  可是越这样想,他心里的委屈就越厉害。

  如果不是圣斗士,他一定要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可是你确实不是啊。有个声音在说。你才四岁,只是个普通孩子而已。

  我明明就是。他反驳。

  你什么时候当上圣斗士的?几岁的时候?

  男孩想不起来,在他从出生到现在有限的四年里,他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关于圣斗士的东西。

  想不起来吧?因为你后悔成为圣斗士,不做圣斗士就不会失去朋友,你的朋友也不会失去你。

  我从没有后悔过!成为圣斗士守护大地上的爱与正义,是我最自豪的使命。

  现在使命都完成了,已经不需要你了。

  “可我还是圣斗士。”

  十四岁的射手座黄金圣斗士在昏暗的箱子里低垂头颅。

  “如果不是圣斗士,就不会遇到撒加。”

  “即使最后注定失去,至少在以前的岁月里我们曾经是朋友,在后来的岁月里也是并肩赴死的战友。”

  “我很高兴,成为圣斗士,守护雅典娜女神,守护大地上的爱与正义……”

  射手座抬起头,脸上的神采和身上的圣衣一样明亮璀璨。

  “……特别是和撒加在一起。”

  他挥起拳头。“既然找不到门窗,就用拳头打一扇出来吧。”

 

  就像真正的闪电从天而降一样,密封的黑箱子被闪电拳撕裂成碎片。阻挡视线的障碍物全部消失在明亮耀眼的大道上。

 

  射手座黄金圣斗士笑着走上前,他心心念念的朋友正在那里等候。

  “我敲了那么久,你居然才出来。”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还以为自己要亲自动手敲开那层龟壳。”

  “的确是好久,撒加,”射手座黄金圣斗士坦然拉过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垂在身侧的手,“好久不见,撒加。在叹息墙前没来得及说,就算我们曾经彼此伤害,我还是喜欢你。”

  他的朋友边笑边用另一只手拧上他的脸颊:“一出来就抢我的台词,你这个坏家伙。”

  “嘿嘿,告白这种事当然要先下手为强。”

  “我说撒加。”

  “哦?”

  “这条路到底通往哪里?”

  “谁知道呢?大概是天堂也许是地狱,敢去吗?”

  “和撒加在一起,有哪儿我不敢去?”

  “好哇,居然又抢我的话。”

  他们笑着跳着打着闹着,手拉手,肩并肩,走上那不知所终的路途。

  ——END——

  祝艾猫生日快乐,哈哈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