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璋

搞不明白

 
 
 

日志

 
 

【艾撒架空】亡灵骑士(27)  

2010-11-09 20:30:22|  分类: 本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怪兽嘶吼着,布满细鳞的粗长尾巴扫平成片房屋。地面上的人们尖叫着四处奔亡,两三个穿法师长袍的家伙举起法杖刚开始念咒语就被坠落的砖石吓得逃之夭夭。

刚到达法米利亚这座边境小城的蓝发侯爵在这片混乱无比的背景前驻足而立,左手还抓着马缰,右手紧握腰间佩剑。站在马鞍上的金褐色短毛猫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全身毛发连同尾巴直立向上。

时间是下午五点,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半小时,光天化日之下无论黑暗骑士还是亡灵骑士都不适合登场。但是放纵深渊妖魔继续肆虐人类城镇则完全违背两位前圣骑士的道德准则。

侯爵拔出了他的剑。

那是一把宽厚的双刃剑,银白色剑身在西斜的阳光下闪动浅金色浮光,逐渐转变为更加闪耀夺目的金黄色光团。

侯爵举起剑。

他的神态如大理石般典雅庄严。

他的身姿如常青树般挺拔肃穆。

他的气概如初升日般喷薄而出。

即使是最苛刻的圣骑士教练也要赞叹他无与伦比的完美。

……

马背上的猫咪被刺痛眼睛般移开视线。

……

挥剑。

凝聚在双刃剑身上的金黄色光团如星河爆炸般迸裂开来,无数星块冲开飞过的砖石射向那只来自深渊的不速之客。

剑气在怪兽的颈部撕开一个巨大的创口,紫黑色的血液和震耳欲聋的吼声同时涨满整个空间,奇臭剧毒的白烟从陷入发狂状态的怪兽的血盆大口中胡乱喷射出来,使地面上的生灵们几乎看不到天空。

剑士咬紧牙。

失策了,居然是来自硫磺炼狱的妖魔,本以为它们只会出现在地热旺盛的区域。看来并不是封印失效,而是有人故意……

“闪开!”

有个声音高喊。

无须更多言语,剑士的身体已经如条件反射般向左避开,一道黑色箭光以雷霆之势从他的右肩上方划过,笔直扎入前一刻刚好被剑气撕破的创口。紧接着,以箭杆扎入位置为中心,倒立五芒星形状的魔法阵骤然张开将怪兽整个吞没。

就像出现时那么突然一样,怪兽和那支箭一起消失在灰烟弥漫中。

撒加歇口气,转头向背后看去。

四脚着地的金褐色短毛猫正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

这时白烟已经被风吹散,天边的太阳又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

撒加突然觉得右边肩膀凉飕飕的。

跟前那只猫显得更无辜了。

他低下头,果然:

一个豁口正咧开嘴巴朝主人笑。

……

于是主人也笑了。

……

“那么艾俄洛斯,”侯爵拎起猫脖子,“你打算怎么负责。”

“喵呜。”

“别装傻,你以为学猫叫我就会放过你吗?”

“喵?”

“喂……”

“大……大人……属下终于找到您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年轻人是萨伦海森侯爵本次出行的随从,就在怪兽出现之前他刚好去预约好的旅馆办手续,安排打点完毕刚一出旅馆大门就发现世界已经变得如此不同,一向准时准点的侯爵大人也迟迟不来,这才让他慌慌张张一路找过来。

居然有如此迟钝的人!趁机逃出魔爪的短毛猫无比钦佩地抖动胡须。

就连侯爵大人也忍不住“赞叹”:“您真是太处变不惊了,先生。”

“谢谢您的夸奖……咦?!”

小小的祥瑞旅馆注定要因这一天而名垂史册,在众多的断壁残垣中,这栋出乎意料的保持完整的建筑显得格外鹤立鸡群。萨伦海森侯爵一进大门就发现,这所规模不大但门槛也不低的旅馆此刻正挤满形形色色三教九流的各种族群。

旅馆经理抢在侯爵皱眉之前赶上前来:“大人您终于来了,您的房间早就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等不及对方开口,经理又补上:“今天城里的旅馆饭店都被毁得不成样,大家只好都到小店来了。请不要见怪,绝对不会影响大人您的舒适享受。”

侯爵转动眼珠,经理忙不迭又说:“为了表示歉意,大人本次的住宿费用小店全免。”

直到这时,萨伦海森侯爵才慢条斯理地回答道:“您真是太客气了,先生。”

“能得到大人您大夸奖是小店无上的光荣。”

“比起众神的庇护,我这点夸奖又算得了什么?”

“哪里哪里……咦?!”

这时满身泥灰加衣服上破了个大洞的贵客已经丢下经理先生独自上了楼。

“不要见怪,他只是在迁怒。”

一位金褐色短发的少年朝经理先生眨眨绿眼睛,跟着也上了楼。

经理先生呆了一会儿,问负责在大厅迎宾的服务员,“那个少年是刚才进来的吗?”

“哪个少年?”

“撒加你真是太热情了。”被压在浴池边沿上的亡灵骑士无谓哀号。

“错了,艾俄洛斯。”把他压在浴池边沿上的黑暗骑士皮笑肉不笑地说。

“哪里错了?”

“你应该说,’您真是太热情了,先生。’这样才符合句型。”

“您真是太热情了先生真的太热情了简直能让死人都泡化了我真的泡够了让我出去吧再不出去我真的要被泡化了就算我弄破了你的衣服可是你也撕掉了我的衣服就这样吧我们谁也不欠谁求求你别再逼我泡水了你自己一个人泡多好啊还舒服还享受。”

“嗯哼,”撒加不置可否地冷笑,“在你赔我衣服之前休想让我放过你。”

“那……”艾俄洛斯举起一只猫爪子,“我还有一点小小的积蓄。”

撒加蛮横地打断他。“不算,你的钱都是我的。”

“可是我的人也是你的啊,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艾俄洛斯可怜兮兮地说,绿眼睛里堆满笑意。

“是啊,都是我的。”因为听到顺耳的话心情变好眼睛也变蓝的撒加一手抬起艾俄洛斯的下巴,“这里都是我的。”

“那当然。”

“那么,作为所有物的你是不是该表示出诚意?”

“难道我的诚意还不够多吗?”故作惊恐的亡灵骑士哀怨地问,“我每天都那么辛苦地……”

“住口,你现在就很没诚意。”

“哦撒加你的眼睛又红了消消气吧……”

“咔吧。”

亡灵骑士瞪圆了眼,不管是萨伦海森侯爵还是萨伦海森大公那张俊美的脸蛋此时被另外一张扭曲怪异如小孩子涂鸦的近似怪猫的大脸完整替换。

祥瑞旅馆贵宾套房里发出一声惊人的惨叫。

“大帝!大帝你怎么又来了!”

“艾俄洛斯,再让你的这个所谓半身乱入搞破坏我就跟你没完!”

“哦撒加原谅我吧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真好笑噗……”

“我现在就跟你没完!”

“不要啊撒加……啊不大帝!”

某种普通人类无法听见的声响让两位男士停止笑闹,亡灵骑士拾起散落地面的衣物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壁炉的阴影里,而萨伦海森侯爵拿过挂在衣架上的浴袍随意披上。

“你们不可以……”

“外面出了什么事?”房门内的侯爵问他守在房门外的侍从。

“很抱歉大人,法米利亚的士兵执意要破门而入搜查召唤深渊妖魔的邪术师。”侍从的声音有些紧张,但还保持着平稳。

“是吗?那么你应该怎么说?”

“是的大人,”门外的声音完全冷静下来,“不许你们再惊扰我的主人。作为整个文明世界唯一一位以家族姓氏为爵衔的贵族,圣徒英雄的后代,萨伦海森侯爵绝不会勾结黑暗邪恶势力。”

门内的侯爵表情越发冰冷。

“怎么办?我就来自黑暗邪恶阵营呀。”有个家伙在壁炉的阴影里轻声怪叫。

侯爵心情大好地勾起嘴角,“那么你就更应该表现出诚意了。”

衣衫半敞露出大片白色肌肤一头蓝发还在滴水的美人儿朝他的“所有物”勾勾指头:“现在,马上过来为我穿衣服。”

——TBC——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