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璋

搞不明白

 
 
 

日志

 
 

《春秋》轶事——中国式古典霸权主义 前言&第一章  

2010-03-25 12:44:31|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春秋时代不仅迸发出诸子百家的华丽争鸣,更为后世的礼制、道德、律法奠定了基础。这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时代,一面是孔子哀叹礼崩乐坏,一面诸侯们却小心翼翼为自己的无礼寻找借口。各种形形色色的中国式古典霸权主义行径,比起当代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毫不逊色。

  这篇东西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时间和心思去通读《左传》。趁现在有点动力,先写一小段,以后有时间再慢慢更新。


第一章 毋以妾为妻

  “毋以妾为妻”出自《春秋公羊传》,来自于鲁僖公三年由齐桓公会盟诸侯提出的“无障谷,无贮米,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之誓。唐代将其列入国家法律规定,强调妾通买卖不可以扶正;明代律法虽然模仿唐律,但并没有继承“毋以妾为妻”这条规定,只是禁止有妻子的人将妾扶正,以限制重婚。

  西汉前期奉行黄老之学,至汉宣帝依旧是王霸道杂用。尽管汉武帝尊儒术,但是儒家经学真正为官僚阶层推崇却是在汉昭帝时期。

  (汉昭帝)始元五年,有一男子……自谓卫太子。公车以闻,诏使公卿、将军、中二千石杂识视。长安中吏民聚观者数万人。右将军勒兵阙下,以备非常。丞相、御史、中二千石至者并莫敢发言。京兆尹不疑后到,叱从吏收缚……曰:“诸君何患于卫太子!昔蒯聩违命出奔,辄距而不纳,《春秋》是之。卫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即死,今来自诣,此罪人也。”遂送诏狱。 天子与大将军霍光闻而嘉之,曰:“公卿大臣当用经术明于大谊。”——《汉书·卷七十一》

  儒家经学的地位在西汉得到逐步提升,到东汉终于取得统治地位。汉武帝时只立五经博士,至东汉则共立十四博士。汉光武帝和汉明帝经常巡视、参加太学的学术活动,还亲自出版经学著作,东汉期被称为“经学的极盛时代”。

  如果“毋以妾为妻”真的是儒家所承认推崇的礼法,那么东汉皇室应该比西汉皇室更遵守这五个字。但奇怪的是,西汉还有几位皇后或由太子妃进位、或皇帝直接册封,可是整个东汉找不到一位没当过贵人的皇后,连东汉皇太子们也是只有宫人没有太子妃。

  处在这个“经学的极盛时代”,东汉皇室居然一直“以妾为妻”,居然没有任何一位皇后或太子妃是明媒正娶进皇宫的,而满朝文武也对此习以为常,这种情况真的正常吗?

  答案只有一个,“毋以妾为妻”根本不是什么儒家所承认推崇的礼法。它被记载进《春秋公羊传》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揭露霸权主义者的真面目。

  鲁僖公三年——
  春秋经: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
  公羊传:此大会也,曷为末言尔?桓公曰:“无障谷,无贮粟,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

  先不论“妾”字的古今含义变化,也不论齐桓公有没有立法权,他这句话有没有法律效应。只需要将《春秋》继续读下去,就会发现齐桓公说出这句话的真实用意。

  鲁僖公八年——
  春秋经:秋,七月,禘于太庙,用致夫人。
  公羊传: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致者何?致者不宜致也。禘用致夫人,非礼也。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讥以妾为妻也。其言以妾为妻奈何?盖胁于齐媵女之先至者也。

  何休、徐彦是这样注疏的:僖公本聘楚女为嫡,齐女为媵,齐先致其女,胁僖公使用为嫡,故致父母辞言致。不书夫人及楚女至者,起齐先致其女,然後胁鲁立也。

  翻译成现代文,就是鲁僖公本来聘楚女为妻,齐女只是陪嫁的小妾。可是齐桓公抢先把女儿送了过去,然后以大国势力逼迫鲁僖公将陪嫁小妾立为正妻。

  看见没有?时间才过去短短五年,鲁僖公和齐桓公都还健在,当年提出“无以妾为妻”的齐桓公就迫不及待地强迫鲁僖公“以妾为妻”了。提出誓约的是齐桓公,强迫别人毁约的也是齐桓公,这是什么?这就是霸权主义。

  《春秋》有三传,《左传》、《谷梁传》和《公羊传》。《左传》是其中的历史读本,专用来解释孔子作《春秋》时笔削省略的部分。鲁僖公三年的会盟是何等大事,《左传》却对会盟内容只字不提,为什么呢?因为《左传》的作者左丘明是鲁国人,鲁僖公八年“以妾为妻”事件的被害方,丢脸丢到海里去了,所以索性连“无以妾为妻”也绝口不提;另一位鲁国人谷梁赤所作的《谷梁传》同样如此。而《公羊传》的作者公羊高是齐国人,鲁僖公八年“以妾为妻”事件的加害方,他就没有这种心理障碍,直接记下来就是了。

  读历史书,一定要结合上下文,切忌断章取义。如果没有鲁僖公八年“以妾为妻”事件,那么鲁僖公三年“无以妾为妻”的誓约也许还有几分严肃性;但是历史没有如果,发生在鲁僖公八年的闹剧证明了“无以妾为妻”的誓约只不过是霸权主义者随口胡说随意撕毁的一个笑话,是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的又一明证。

  与其说“毋以妾为妻”是儒家所承认推崇的礼法,还不如说它是先秦儒家学者心头出血流脓的伤疤。它告诉所有人,强国和弱国之间没有平等可言,霸权主义无须信守任何誓约。

(第一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